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妖魔哪里走_ 392.八部第三剑(爱你们喔)-

时间:2021-02-23 18:5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全金属弹壳小说妖魔哪里走 392.八部第三剑(爱你们喔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迎春大典是一年之中城内衙门举办的最庄重典礼。

    经历了一个寒冬,百姓们迫切期待温暖的春季到来,然后万物复苏。

    春季万物生发,天地翠色,故属性上对应的颜色是青,官员们参加迎春大典要穿青衣。

    青这个颜色对朝廷很重要,因为它所对应的另一样东西是天,青天。

    而皇帝都是受命于天,所以也把穿青色衣服参与的典礼当做比其他典礼更重要的仪式。

    另外还有立夏为朱,立秋为白,立冬为黑。

    其中春季对应的方位是东,这样等到朝阳初升之时,郡守武翰林亲自带城中官员们出府城东门去参拜。

    这典礼很壮观,百官不光要穿青衣还要戴青色头巾也就是青幘,于是王七麟站在高处往四周看的时候,看到身后是一大片绿油油的脑袋。

    上原府的父母官们都绿了!

    典礼持续两个时辰,武翰林和太霸两人上祭苍天、下祭黄泉,祈求老天爷保佑今年风调雨顺,也祝福并郡亡灵们能安心安定。

    等到大典祭拜活动结束,太阳已经升到老高了,王七麟摘掉青色头巾背着手哼着小曲回驿所。

    回去补觉!

    到了驿所门口他挠了挠头,好像哪里不对劲,但他仔细琢磨了一下,这两天没什么事不对劲。

    过年前后几天驿所最是安宁。

    因为九洲大地各处都有鞭炮隆隆,妖魔鬼怪受不了这声音的震慑,会老老实实退避三舍躲入深山老林,这时候城里城外都没有诡事,听天监可以放个假。

    王七麟进门,杨大眼举起一只冥鸦给他看:“七爷,徐爷给您飞书拜年来啦。”

    冥鸦爪子上绑着一封信,打开一看里面确实是徐大字迹。

    徐大详细介绍了他回程中的遭遇,他们遇到过几个鬼,但全让他给收拾了。

    在信里徐大骄傲的向他表示,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,他下次再回驿所一定会让王七麟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王七麟寻思这货是喝醉酒写的信,否则大家伙都这么熟悉了,他还有必要吹牛逼吗?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他让辰微月回了一封信,吹的更牛逼,然后给冥鸦绑好后将它放飞。

    冥鸦却不飞走,而是在门口盘旋转悠。

    王七麟挥手道:“滚犊子吧,赶紧回去找你主人,你逗留在这里干什么?这里没有你的地。”

    冥鸦还是在外头扑棱,杨大眼说道:“七爷,它是不是太累了?从常山飞到咱这里路途可不近呢。”

    八喵看到冥鸦后歪嘴笑,它悄悄走出门口想要埋伏冥鸦,忽然之间它站起来指着门口张大了嘴巴:?(?˙o˙?)?

    看到它这幅样子,王七麟走出去疑惑的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八喵挥爪大叫:“妈嗷!”

    它一般不会发出这样的叫声,只有非常吃惊的时候才这么叫。

    王七麟看向它指向位置,什么都没有,它在——

    等等,什么都没有?

    王七麟也大叫一声:“妈啊!”

    杨大眼嘿嘿笑道:“七爷怎么还学起了猫叫?”

    王七麟叫道:“我学个屁!这门外的雕像呢?那个三足金蟾和饕餮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这俩雕像是钱笑留下的,据说是请名师雕刻后开过光的,沈三对这俩东西特别感兴趣,平时经常会坐在三足金蟾上修炼。

    期间钱笑还给王七麟发过信,说希望让他帮忙将这两个雕像给送去平阳府,但王七麟装没收到这些信,把俩雕像给截留了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这俩雕像怎么没了?

    刚才王七麟走回来的时候就感觉门口哪里不对劲,他还以为是自己办的事有纰漏,原来是门外的雕像没了!

    说起来也是好笑,这俩雕像个头很大,它们消失后竟然没有引起人的注意,还是冥鸦和玄猫先发现了不对劲,这就有点诡异了。

    王七麟问杨大眼道:“你最后一次看到这俩雕像是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杨大眼有些茫然:“七爷恕罪,卑职平日里习惯了这里有俩雕像,当做再正常不过的事了,压根没想过它们会丢失,所以没特意注意过它们,这也导致卑职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它们不见了!”

    王七麟摆手道:“你没有发现它们的丢失不是什么问题,七爷我也没有发现呀!快快快,去把道爷叫出来!”

    谢蛤蟆听说王七麟叫他便走了出来,他站在门口问道:“七爷,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杨大眼拄拐赶来正要说话,王七麟摇头,道:“把大家伙都叫出来。”

    留在驿所的人员跑了出来,然后一起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辰微月从门楼上飞出来,他打眼一看好奇问道:“没了?”

    沉一摸着脑门道:“阿弥陀佛,阿飞你没头没脑说什么呢?什么没了?”

    辰微月懒得回应,只是伸手指了指门口两边。

    大家伙茫然看去,这时候才逐渐反应过来:“我干,门口的俩石雕呢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一个饕餮一个三足金蟾,怎么都没了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自己跑了?嘿嘿。”

    谢蛤蟆一拍头,道:“无量天尊,七爷,老道士喝酒喝多了,竟然一时没注意到——这不可能,坏了!”

    他冲几个力士吩咐道:“你们分开去大户人家门口看看,看看还有没有石雕丢失?记住,大多数人家门口修的是石狮子,有的石狮子脚下踩着小狮子,你们要格外注意这小狮子有没有丢失!”

    力士们抱拳:“喏!”

    王七麟问道:“道爷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谢蛤蟆皱眉说道:“现在还不好说,答案有好几个,最常见的原因是它们出去玩了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一脸问号。

    谢蛤蟆苦笑道:“七爷,你也知道这过年时节鬼祟不敢留在人们居住地,纷纷逃到荒郊野岭,所以咱听天监可以放假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一样的道理,门外守卫的灵兽们辛苦一年,它们也知道这两天主人家里会比较安全,所以会给自己放个假,出去玩玩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忍不住失笑:“道爷你搁这儿给我扯犊子呢?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谢蛤蟆道:“这怎么不可能?待会等大家伙收集的资料吧,这种事确实是存在的,知道我昨天为什么让你提前摘掉桃符吗?”

    王七麟摇头,当时谢蛤蟆要急着收集一些物件,给他下了吩咐后没解答。

    谢蛤蟆说道:“大年初一换桃符,对吧?可是初一的时候宅邸安全,桃符上的门神……”

    “门神们也会出去玩?”王七麟瞠目结舌的打断他的话。

    谢蛤蟆摇头道:“哦,那倒不是,门神最是兢兢业业,任何时候都不会擅离职守,但初一的时候要换新桃符,旧桃符上的门神完成了他们的工作,会失去神性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得大年三十收起旧桃符,这时候的旧桃符还有神性,收集起来日后可以辟邪,大年初一再收集的旧桃符便是废物了,嗯,这算是薅神仙们的羊毛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愣愣的问道:“可是这事与咱们的石雕丢失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谢蛤蟆讪笑道:“无量天尊,没啥关系,老道士就是突然想起这回事来,然后讲给你听听,让你涨涨经验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冲他伸出中指。

    谢蛤蟆摆摆手道:“不用谢,给你传授江湖经验是我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离开的力士们纷纷回来,然后冲谢蛤蟆摇头。

    谢蛤蟆也摇头:“七爷,出事了,饕餮和三足金蟾不是出去玩没有及时回来,它们应当是被鬼藏起来了,咱们撞上了鬼藏宝!”

    他继续讲解道:“老道士先前让大家伙去看其他人家门口的看家神像,如果饕餮和三足金蟾是出去玩没有回来,那应该还有其他人家碰上了与咱们驿所一样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已经明白其中道理:“所以你让大家伙特意去查看母狮子足下的小狮子,因为小狮子格外贪玩,对吗?”

    谢蛤蟆点头:“不错,老道士之所以做出这猜测,是因为你应当注意到了,两个神像失踪的悄无声息,咱们这么多人从门口走来走去,竟然愣是没有发现它们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正常吗?”

    大家伙一起摇头。

    谢蛤蟆说道:“对,这不正常,所以老道士才猜测它们是自己去玩了,为了不被主人家发现它们偷懒,它们用了障眼法。”

    “这障眼法只是为了避免被主人家发现它们的踪迹,所以只能瞒得过人的眼睛,却瞒不过灵兽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辰微月不悦的咳嗽一声。

    谢蛤蟆叹了口气,道:“阿飞,你不是人了。”

    辰微月骂骂咧咧离开。

    王七麟蹲下研究饕餮和三足金蟾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两个神像拥有底座,底座还完好存留,并没有被撬走被切割之类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一幕让他忍不住想起了孝義庙里的情景,当时孝狮跑出去了,但神位上有底座,底座光滑,就跟如今他看到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谢蛤蟆,谢蛤蟆点头道:“老道明白你的意思,所以老道首先猜测它们是出去玩耍了。但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,否则其他神像都已经回来,岂会只有它们两个没回来?”

    沉一说道:“阿弥陀佛,说不准它们俩最贪玩?”

    谢蛤蟆和王七麟欣慰的看向他,这傻子终于恢复正常了。

    最近沉一变得很聪明,让他们俩很担心。

    两人的目光让沉一心虚,沉一又说道:“也有可能,是它们外出玩耍时候迷路了。”

    谢蛤蟆和王七麟看他的目光更加欣慰了。

    傻出了新高度。

    谢蛤蟆说道:“你不如猜测,它们俩玩耍的时候被鬼给扣下了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答案的时候,谢蛤蟆的表情有些沉甸甸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可能是存在的。

    王七麟说道:“你不是说这是鬼藏宝吗?”

    谢蛤蟆轻叹道:“可能性太多,老道士也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前段时间他老是翻车,所以如今驾车技术平稳许多,不会再贸然做出决断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但是不管真相是什么样,只要此事与鬼相关,咱们就是遇上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三足金蟾是传说中的神物,而饕餮更是真龙九子之一,即使它们只是雕像,可既然能被钱笑选择来镇守驿所,自然有些神通。

    鬼应当会怕它们。

    如果鬼不怕它们反而将它们给收拾了,那这鬼就很可怕了。

    谢蛤蟆说道:“无量天尊,七爷你先回去补觉,今晚咱们有的忙了,它们两个应当是夜里丢失的,那要寻找它们的痕迹,应当也得在夜里进行,今夜咱恐怕要熬夜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叹了口气:“大年初一就开始了,有完没完?连个假期都没有吗?这就是福报啊?”

    大家伙散开,谢蛤蟆追着王七麟进内室,王七麟问道:“是不是你有话刚才没说?”

    谢蛤蟆低声道:“对,七爷,你有没有想过还有一个可能?”

    “饕餮和三足金蟾不是被鬼藏起来了或者怎么回事,而是它们预知到了驿所会遇到大麻烦,恐惧之下自己跑了!”

    王七麟还真没有想到这点,他愕然道:“你认真的?还有这个可能?”

    这个猜测让他心头电光火石的一闪:“咱们在鬼市惹到过一些鬼,它们来报仇?”

    谢蛤蟆没回答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看向远处,慢慢的说道:“大约在四十年前,那时候老道我还不老,正在闯荡江湖,然后发现有个村里出了件怪事,村里百姓供奉的神像佛像都不见了,祖宗牌位也全碎裂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道士觉得古怪,便留在那乡里查看情况,几天之后,天灾降临,整个村子遇上了泥石流,除了老道士救护了几个孩子,其他人畜房屋,全消失的无影无踪!”

    随着说出这件事,他的情绪逐渐低沉。

    王七麟猜测当年他的遭遇可能不是简单的遇到泥石流,还有更严重的事情发生,让谢蛤蟆迄今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果然,谢蛤蟆讲完这件事后又喃喃道:“但那村子是自作孽不可活,我听天监驱邪诛魔,庇佑苍生,七爷你更是一心为民,老天爷不会这么对咱们的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说道:“道爷别多想了,补觉,晚上应当会找到答案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直接入睡,而是回去后拿出血玉开始猛搓,来了个彻头彻尾的大药服食。

    气血澎湃,精力旺盛。

    真气汹涌的在奇经八脉中漂流,丹田跟挂上了涡轮加压一样,真气冲击经脉,将经脉拓宽、硬化、打通!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面前空气像是被抽空了,他又重重的吐出一口气,两条白气像小蛇般飞出。

    虽然修为并未有突破,但整个人的精气神上了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心脏里埋了一口火山,他感觉自己血管里流淌的是岩浆,他感觉自己咯吱窝里的毛都硬邦邦的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想问问谁家要耕地,然后去耕上个十亩八亩!

    徐徐睁开眼睛,他轻声道:“石髓是好东西呀,山鬼也是好东西呀。”

    远处深山中,正捂着耳朵抵御鞭炮隆隆声的瑰儿猛的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紧那罗画像已经炼化完毕。

    画卷变成了一个小纸盒。

    王七麟将纸盒取出,顿时有吟唱声响起。

    他听不懂唱的是什么,可是听在耳朵里感觉身心愉悦,整个人下意识的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是谁在唱歌。

    温暖了寂寞。

    随着歌声响起,纸盒燃烧,徐徐火焰中,一个斜躺着的小人露出真身。

    他身穿赤红衣衫,肩膀上有一条彩带飘然欲仙,可惜他长了个马脑袋,而且头顶还有个长角……

    王七麟看到忍不住惊呼:“独角兽成精了?”

    独角兽这个名字太好理解了,紧那罗优美欢快的歌声顿时消失,他徐徐睁开俩马眼看向王七麟阴沉的问道:“何方小儿,敢对我真陀罗口出污秽之言?”

    王七麟温和的说道:“你好,大神,我是你主人。”

    紧那罗身躯翻转,好像一阵风般站起,身上彩带无风而猎猎飘舞:“呔!小小无毛虫竟敢亵渎我音乐天一族?看在你将本真陀罗放出禁锢得自由的份上,本真陀罗不与你一般见识,饶你一条狗命!”

    威严的说出这一席话,他扭头就要飞走。

    王七麟拦住他道:“你不能走,我放你出来是要帮助你修炼的……”

    紧那罗不屑的说道:“本真陀罗不会帮助任何人修炼,此次降临凡尘乃是菩萨安排的劫难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道:“对,菩萨让你凡尘历劫,你岂能不理解菩萨苦心?为何要离我而去?”

    紧那罗叫道:“你胡说个甚!本真陀罗要历劫与你何干?”

    “百因必有果,你的劫难就是我!”王七麟语重心长的说道,“你悟性怎么会这么差?难道我把你放出禁锢是巧合吗?你不明白吗?咱们的相遇就是菩萨安排的缘分呀!”

    紧那罗吃惊的盯着他看,他眨巴眨巴眼睛,迷茫了。

    王七麟从乾达婆和阿修罗的身上总结出一点经验,八部天龙们来头巨大,可是他们不是真神甚至不是诸神法身,仅仅是一点灵气所化,所以神通有限、脑袋瓜子的机灵也有限。

    简单说吧,他们有点蠢。

    王七麟鼓动三寸之舌对紧那罗展开说服,紧那罗不想留下,他好不容易得到自由正期盼广阔天地大有可为,自然不愿意留下给王七麟做御剑客。

    主要是王七麟是凡夫俗子,他看不大上。

    最终他还是在意这一点,说道:“唉,你别说了,你说的有道理,可本真陀罗乃是天龙八部众,岂能为你一个凡夫俗子所御使?所以很遗憾呀,咱们有缘无分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无奈道:“先礼后兵,既然你不吃礼,那我只能强行留下你了。”

    紧那罗哈哈大笑:“露出真面目了?你有什么本事就使出来吧!”

    王七麟张开嘴厉声道:“剑出!”

    小阿修罗气势汹汹的就扑了出来。

    紧那罗看到头戴兜鍪、满身盔甲的小阿修罗现身,眼珠子顿时睁大了。

    小阿修罗飞出来后歪头看看他,喝道:“头上长鸡儿的,你为何阻我道路?”

    紧那罗怒道:“阿修罗你休要乱说,本真陀罗头上不是鸡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鸡儿长在头上的,你为何阻我道路?”小阿修罗换了个说法。

    紧那罗要气死,叫道:“阿修罗你再乱说,本真陀罗要让你付出血的代价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小阿修罗摆出超人架势飞了上去,瞬间抵达,一拳砸出。

    紧那罗高声歌唱,口中吐出烟雾,整个人躲入烟雾中神出鬼没,小阿修罗身影将烟雾搅和的上下飘摇,但就是没有抓到紧那罗。

    这把小阿修罗气炸了,猛的掀起兜鍪、双掌一拍,张开嘴一声咆哮:“吼!”

    气浪鼓荡,紧那罗吐出的白雾就像被鼓风机吹了的烟火,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紧那罗赶紧往外飞。

    小阿修罗速度却更快!

    他身影一晃追在紧那罗头顶,伸出小手摁住了紧那罗肩膀给一下子推到了床上,挥拳就在他头上开砸:“你头上是不是长了个鸡儿?你鸡儿是不是长在头上?”

    紧那罗被砸的哇哇大叫,王七麟上去劝阻道:“别打了别打了,咱们都是自己人,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!”

    小阿修罗暴怒道:“他要说付出血的代价,那我就让他付出血的代价!”

    八喵看到后跑了过来眨眼好奇的看,指着他们俩张开嘴发出一声叫唤:“喵呜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严肃的对它说道:“八喵你怎么能这么说呀?咱们就是自己人,这位真陀罗已经答应做我的御剑客了,所以肯定是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八喵疑惑:“喵呜?”

    王七麟厉声道:“你别乱说,为什么要打死他?咱们是自己人!自己人可以打打闹闹,但怎么可以互相杀戮?怎么能做出这等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?”

    八喵往后缩头:我塔喵的就叫了一声,你咋理解出的这么多信息?

    王七麟装模作样的拦住小阿修罗说道:“你不能打死他,咱们是自己人,还有乾达婆,你怎么还把剑给抽出来了?你要砍死他吗?”

    乾达婆坐在剑身上飞过来,愕然道:“刚才不是你让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让你们砍死他啊。”王七麟打断他的话说道,“真陀罗,你说句话吧,他们说你不是自己人,要弄死你啊!”

    紧那罗叫道:“自己人自己人,别别打了!我也是御剑客,别砍我呀!”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